您的位置> 首頁> 促銷産品> 新聞正文

m.ag8/鮮活的瑣碎年華

描述:m.ag8【a5805.com】自創建以來,以其穩定、安全、快捷和良好的信譽得到了各界同仁的一致認可和好評。一路走來,m.ag8秉承創新、高效、共贏的理念,歡迎各大彩民入駐我們的平台!

 站在時光的門檻回望,九月于m.ag8是素簡的,沒有太多的跌宕,亦沒有過多的欣喜。依舊在忙忙碌碌中,穿過人聲鼎沸的街市,也偶爾會在文字的間隙中尋一份清幽,日子,就在仰俯間消逝。總想,在生活的平淡中,尋一份本真,將內心的安穩與生動,化成歡喜,將小小的幸福盈握在手,也總想,將葉子的安靜與妥貼,花草的芬芳與素雅,寫成最美的銘記。

伫立在晨露晚風的微涼中,耳邊有水色清亮,眸中是五彩斑斓,我知道,秋已越來越濃,冬天已經不再遙遠,如若能在寒涼來臨之前,多貯存一些陽光,便不至于讓生活的浮沉,將內心打的七零八落,世人都渴望有一顆玲珑心,來看清經曆的悲歡,而我只想尋一份簡單的心境,在暮色未央前,將它寫成一首叫做安好的詩,遙寄十月。

素來喜歡安靜,懷抱一顆悠然心,靜谧在塵世的一角,對著歲月,一筆一筆的描繪清喜,在安靜中回味,在溫暖中妥貼,在平淡中幸福,用美好的心欣賞最美的風景。光陰,有時真像一首宋詞,平仄有聲,卻總能在寂靜深深處,盈得我的滿心歡喜。

曲徑通幽,所有的經曆,如純白的花朵,慢慢地開放于心間,待用貼近自然的心去品味,便如用碧青的碗喝一杯涼茶,瞬間甘凜。那些隨著時光逐漸變淡的記憶,是靜夜聽雨的禅意,是葉綠青山的裝點。前行的路上,輕描花的嬌豔、草的翠綠、水的清澈,帶著陽光與雨露的清新,盈滿懷清逸,把途徑的美麗,寫成且行且惜。

閑暇時,喜歡讀一些溫婉而靈動的字,一讀清新,再讀回味,那些來自心靈通透的音符,如灑在我窗前的白月光,帶著浪漫與回想,在這淺淡的光陰中,讓雨滴綠葉的清涼,瞬間彌漫心田。

友人說我的文字裏很少有憂傷,我說,不喜憂傷。爲什麽要憂傷呢?花落了還會開,冬去了春會來,路不通會轉彎,擡頭總能看到天,多大的風雨都會過去,多深的巷子都有盡頭,春風莺啼,暮雨秋涼,都是自然風景,不做追趕季節的人,只需隨遇而安。

在心中藏一個春天,喚醒花,花開,何須把花開遍,只淡雅的幾朵就好,種草,何須青草蓠蓠,只隨意的開墾就好,然後,看明月能有幾時圓,等清風雨露來敲門,與清簡時光,素素爲安,相信歲月能給你的,自然會給你。

盈一枚清淺,只聽從內心指引的方向,自己的悲喜,自己品嘗,自己的詞章,自己填充。心需要的力量,只有自己能夠給予,只要內心是豐盈的,寂靜也能開出歡喜的花朵。一杯清茶,從沸騰到轉涼,訴說的也不過是瞬間的歡顔,再濃郁的事物,有一天也會清淡如水,將生活刪成最簡,便能體現生命的真實和美好,用心去珍惜身邊的風景,認真的過好每一天,就是一種修爲。

不用去管那些春花,曾爲誰開遍?也不去問,那些青翠,曾給誰裝點?有時,人的一生也只爲了一次特別的相會,所有的遇見,亦只是共處這山河歲月裏的一段時光,惟有溫暖,是心的守護,遠遠近近,還在光與影的牆上嫣然盛開。

用一只淡筆,在春風沉醉的夜裏,寫女子心中的愛情,它應是一種小花,清麗的白色,淡雅而芬芳;于紫藤樹下,寫落花細細,寫楊柳青青,寫世事離散,也寫轉角重逢,曲曲折折的路途,有琴聲穿過寂靜,有歌聲婉轉悠揚,有靜寂的矮牆上散發著薔薇的幽香,一如那些镌刻在流年裏的故事,于花開花落間,點綴前行的腳步,寫意生命的詩行。時間,如白駒過隙,即便,年華已向晚,筆下的韻律,依然在日出日落間輪回,如這一路的千回百轉。

喜歡于禅意中感受生命的韻律與美好,這世上最美的詩意,一定是用心寫就的風景,如清風與細雨的纏綿,葉與花兒的相襯,還有和一起老的那個人白發蒼蒼時坐在搖椅上慢慢的訴說;這世上最動聽的旋律,一定是來自自然的合奏,如倚窗聽雨的詩意,百鳥齊鳴的清翠,還有尋常日子裏鍋碗瓢盆的合奏;最強大的力量,是滴水穿石的堅持,是種子發芽的韌勁,還有走過人生坎坷挫折的信念;最寬廣的胸懷,是藍天給大海的包容,宇宙給蒼穹的懷抱,還有攬過生命萬千風景後的灑脫與釋然。

歲月清幽,人生百年,禅意之花並非都開在遠山的寺廟,不滅的燈火,而是貼近自然的一份懂得,是寫在塵世煙火裏的一份簡單和領悟。

陽光明媚的早晨,喜歡在悠揚的旋律中喝茶,看著茶葉在水的浸潤下柔和飽滿,散發著幽幽的暗香,如蘊育一壺春色,心裏便有一股暖意。品茶,品的是心境,你可以不谙茶道,不解茶語,只是喜歡那淡淡的清香和碧綠的色澤;也可摒卻浮躁,意境沖融,心甯神靜看人生,茶香四溢聽天籁,悟得禅味,尋求心境清澈。

人生的萬千風景,都在一盞茶裏,看茶葉翻滾,如沉浮人生,起起落落,最終淡定。每一縷茶香,都伴著一段記憶,那些刻骨的,平淡的,都會隨著歲月的風煙漸行漸遠,留下的是如水的心情和隽永的心境。每個人的人生,都會有屬于自己的一盞茶,待有一天,就著歲月一飲而盡,是清冽甘醇,還是寡淡苦澀,惟有轉身,獨自回味。

行走于塵世,總有一些經曆,會讓你瞬間成長。蛻變,是一個破繭成蝶的過程,百轉千回後,逐漸學會與生活化幹戈爲玉帛,與自己安然靜好。簡單,就會薄而清透,安于當下,便會內心豐盈。

路過的風景中,一樹一葉都是生命的演繹,一山一水都是生活的饋贈,不用去問永遠有多遠,愛,是生命全部的供養,不用去丈量與幸福的距離,只需收藏點點滴滴的溫暖,將生命開成一朵白蓮,甯靜爲籬,恬淡爲階,縱然零落成泥,依舊香如故。 

  在這兩年來,事情總是朝我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向發展,離奇又狗血,生動又淋漓盡致。
  在最初的日子裏,我們都以最原始的姿態接觸彼此,連笑容都是美好的單純色。當然,我不是說現在的我們變的有多麽虛僞。就算是那樣,也是你,而不是我。
  所以,該怎麽評價過去的日子呢?偏執,委屈,痛苦,流淚。還是笑顔如花的明媚日子。一直覺得慶幸的是認識了那樣一堆,“敢”字當先的瘋友們。俗話說的好,人生之精彩,就在于一個“敢”字。我們,真的是要多瘋有多瘋。
  好吧好吧,是無人能及。
  減分的事從來都是一馬當先,弄的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的班主任小蘇,哭也不是,笑當然更不是。只是用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奈語調,說:“難道你們都成仙了嗎?”,其實說實話,我們當時確實是抱著挨批的心情的,可這句話讓我徹底明白一個道理,我們的境界已經超過小蘇他老人家的承受範圍了,以至于才會說出這樣的話。我們可以理解的。
  現在想想真的是挺好笑的,只是後來我們這一群相親相愛的姐妹們,居然和演偶像劇一樣,給我上演了一場淋漓盡致的苦情大戲,讓我所不明白和無法接受的是,這種電視情節怎麽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  我和他是從分到一個班裏就成爲了一對“校園活寶”。這樣說來,還是得謝謝十年如一日坐在我左手邊的筱靜同學,她用她驚人的高亢嗓門和三寸不爛之舌在短短的幾日裏,把她這種自以爲是的論點傳遍全校。
  “幹嘛怪我,我只是在做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”說完,她還不忘擺出一副紅色娘子軍的模樣,頭仰角45度的看向遠方,怎麽看怎麽帶著股莫名的喜感。
  “那,我還得謝謝你哦”
  “那可不。”
  “我謝謝你祖宗十八代!”我的八字眉一挑,她知道我又生氣了,一天都像個打工小妹一樣,任憑我使喚。但不論怎樣,在接下來發生的連環事件中,在我覺得快要倒下的時候,陪在身邊的,始終都是她。
  就這樣,我和他由別人眼中的活寶一對變成了天生絕配,因爲我們常常吵架,只不過都是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,就能吵上一天,樂此不疲。
  剛剛開始的的時候,我看不慣他的做風,我作爲班幹部,總是不可避免的要向大家傳達一些事情,在我剛剛說完“大家注意一下”的時候,他就用那種慵懶又欠扁的語調說“我說,能請你別用普通話嗎?”,他之所以這樣說,是因爲他們都是用方言交流,唯獨我這個轉學生,從小和他們的語言環境不同,也就有不同的語調與發音,就爲這個還讓我鬧了不少的笑話呢。
  就是他的這句話,每次我都可以應對的輕松自如,我會用一種極度誇張的笑容面對他,
  “那請您教我一下,好嗎?”
  請注意,我用了“您”這個字,如我所料,他尴尬的笑了笑,和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,繼續該幹嘛幹嘛去了,而我也要繼續我的工作,完整又准確的傳達學校的安排。
  在這一瞬間,誰都沒發現,我們的故事發生了些巧妙細微的變化。
  我們,漸漸變得熟絡起來了。
  一起出去玩,一起講笑話後沒姿態的哈哈大笑,一起說著對社會的種種不滿,一起……
  說實話,我都沒想到會和他走在一起,在那些個小日子中,他握著我的手笑我是冷血動物,不過畢竟那時是冬天啊,他的手掌不大但很溫暖。他會常常輕輕拍著我的頭,叫我大笨蛋。還會在我生病打針的時候,到醫院去看我,一臉擔心又帶著些許生氣的問我爲什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,脫下外套裹在我的腿上,讓我注意保暖。
  我曾一度以爲這就是幸福了,可你說,現實是多麽殘忍,我永遠忘不了在那樣一個夜晚,一個女孩看到一張紙上的黑白文字以後,眼裏閃爍的光芒,落在了紙上,折射出心碎的淚光。
  “對不起,也許是我的舉動讓你誤會了,但是,真的很對不起,我對你並沒有那種的感情,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感情。”
  紙上這樣寫著,可他永遠都不知道女孩悄無聲息留下的眼淚。
  那個女孩,是我。那張紙,是你給我的“表明信”。
  後來,這個詞是帶著悲傷色彩的,後來我們分開了,後來大家形同陌路,老死不相往來。
  後來,我換了宿舍,那群姐妹被分開了。也正是這樣,才有了脫離現實的情節。
  李語涵總是和我一起打打鬧鬧,我覺得她比我還要瘋,那時日子過得沒心沒肺。直到有一天,筱靜問起我,我才有所察覺。
  “你不覺得她看落銘的感覺不太對勁嗎?”
  “這跟我有什麽關系?再說,她能有什麽想法啊!”
  “也許是我想多了。”筱靜歎了口氣,若有若無的說著。
  我也不是什麽也沒感覺到的,在有些事情上,我也很敏感,只是我不想表露出來,那樣只會讓筱靜擔心,我的閃躲,我的不在意,充其量只是想好好保護自己吧,連我也搞不懂自己了。
  在這次談話後的一個月裏,我的觀點陸續得到驗證,當我鼓起勇氣問我的其他好姐妹時,她的表情我至今記憶猶新,一種難以置信又有些笃定。
  “不會吧,你居然不知道,他們都知道啊”
  一種前所未有的寒涼襲遍全身,怎麽會這樣。不過我還是冷靜了一下,用盡量輕的語氣說“謝謝你告訴我”。轉身後,努力挺直背脊,我想,至少不要看起來那麽狼狽吧。
  後來,我就一直和她們像以往那樣打打鬧鬧,事情也再也沒人提起過,我們似乎都很有默契的不去提到那個敏感的名字,事情就這樣隨風而逝了。
  這麽多年了,這件事始終存活在m.ag8的腦海深處。或許,這也有另一個名字吧。
  叫原諒。

爲您推薦的相關新聞

2001